有農民說這輩子再也不種菜了,有大齡碼農這輩子還能繼續寫代碼么?

    我的博客已經快一年沒沒有更新過了,因為我準備“棄碼從農”了,一方面自己本身還是農業戶口,算是標準意義上的農民,另一方面覺得農民跟“碼農”都有一個“農”字,所以覺得這算是一個“緣分”,不寫代碼了回去當農民應該是個不錯的主意。于是一年前就開始籌劃成立一個公司做農業相關項目,最后定位做一個農產品電商平臺,準備采用C2C的模式,結果踩坑了,至今沒有什么進展,正在躊躇之際,昨天正巧遇到到一件事情,結合最近跑政府遇到的問題,讓我感嘆創業之不易,民生之多艱!

    事情是這樣,我正在樓上寫項目有關啊的方案,突然聽到樓下小餐館一陣喧嘩:"XXXXX(此處省略5字),這輩子再也不種菜了,寧愿去城里賣一個月秋二(方言,打苦工的意思),也比種一年菜強..."因為我正在做的項目就是準備解決農民賣菜難的問題,所以聽到“賣菜”這兩個字,立刻下意識的要去搞清楚這是怎么回事。
    我下樓才看見這是一位50出頭的農民老哥,他正在一個小飯館門口遇到吃飯的老鄉,估計是招呼過來一起吃飯,于是這個農民老哥跟他的老鄉抱怨了起來說了剛才的話。我問了問這位老哥具體咋回事,他說昨晚就去市場(批發市場,不是正規的,自發形成的哪種)賣菜,現在正值寒露季節,加之晚上又在下毛毛雨,又冷又累,結果一車菜一斤都沒有賣掉,菜販子嫌棄他的價格高,于是這天早上只好去路邊擺攤,但是現在城市管理嚴格,沒有賣上兩斤看見帶大檐帽的人來了就得跑,正規菜市場又進不去都是菜販子占完的。老哥一氣之下只好把一車菜又推了回來,估計他這個時候是想問問小飯館老板能不能買點,顯然小飯館老板買不了這么多的,還不知道剩下的這一車菜怎么處理,換做以前菜賣不掉還能喂豬,現在豬圈都沒有了。我本來想上前給這位老哥說說以后來我們平臺賣菜,你就不必這么幸苦了,但我又停住了,因為我覺得不能給一個失望的人去畫一個“不著邊際”的大餅,這位老哥賣菜是很難,我創業也是一樣的難!

    這兩天我去找了當地市里面的農業局、經信局、稅務局、商務局,咨詢有關為了電商平臺收付款的問題,商務局說得去找市場監督管理局,市場監督管理局又介紹我去找人行地方支行支付結算科,找到最后是人找不到電話打不通,估計就算找到了也解決不了,因為電商平臺收取買家支付的訂單錢款再付給平臺的賣家,有可能涉嫌“二清”監管紅線,目前的解決方案是電商平臺要么有支付牌照,要么委托第三方支付清算系統。對于小平臺,顯然第一種方式行不通,只能走第三方支付清算系統,但是它們要求接入的收款方必須是企業或者個體工商戶,有營業執照的機構用戶,這對于普通的農民來說肯定很難說服他們為了上平臺而去注冊個體工商戶,如果注冊了還要交稅,就算可以免稅也要申報納稅,這么麻煩的流程農民肯定不愿意上平臺。但是,2019年的電商法規定,允許農民開網店銷售自產農產品不工商登記也不用交稅,然而支付平臺卻要求工商登記,不過有個例外,就是淘寶允許農民在淘寶上開店使用支付寶收款,然而支付寶并沒有開放別的平臺可以用這種方式,要接入支付寶在線收款商戶必須工商登記。至此,我深感無奈,要創業對于我們這種小微企業有太多的政策門檻,看來我之前花了很多時間設計的創業模式要重頭再來了,甚至放棄這個創業項目。


    然而,作為一個大齡碼農,如果不創業還能有機會再寫代碼么?就在前兩天,網傳阿里巴巴公司要求程序員35歲之前都要達到P8級別否則清退,盡管阿里很快出來澄清這是謠言,但是根據以前華為的35歲事件,以及1024程序員節前一天網傳某公司程序員猝死事件,阿里這個35P8事件,在碼農圈子還是引起了軒然大波。那么,大齡碼農還有機會繼續寫代碼么?如果創業行不通,大齡碼農還能做什么呢?去做少兒編程培訓老師?好像老師也不是那么好做的,況且我實在不愿意像某些少兒培訓機構那樣去忽悠少兒C++游戲編程,不想他們以后如果也來當碼農,不知道他們的家長有沒有考慮過碼農的35歲問題,當然很可能是不知道的,所以我想這是我寫這篇文章的一點意義吧!

    最后,祝愿大家寫代碼都能夠寫到60歲!

posted on 2019-10-29 22:46  深藍醫生  閱讀(...)  評論(...編輯  收藏

導航

七乐彩2011年走势图南方双彩